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订阅服务 |   邮 箱
 
   
 
 首页  今日要闻 新闻频道 理论频道 产经频道 社会频道 发改委消息 物价消息 经济资讯 企业债券 债券新闻 债券公告
招标投标
招标公告 采购供应 中标公示 招标动态 政策法规 项目信息 施工单位 设计单位 发改委资讯   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频道  
 
电子报
 
两会提案缩短学制引热议:因地制宜 不宜强制
2017-03-17 00:00:00      中国经济导报

 

 


施冰冰见习记者|刘宝

    一直以来,“6+3+3”式的教育程序是我国内地独有的基础学制。随着经济与科技的发展进步,社会发展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不断提高,随之而来的是对“学制改革”的呼吁。
    早在2008年,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上,就有委员提交《关于加强对高中贫困生扶助,逐步实施十二年制义务教育》的提案。至此近10年时间,教育体制改革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被再次提及。据悉,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石碧在两会上提交的提案称,学校教育时间过长,建议义务教育加高中阶段学制减少两年,硕士、博士研究生阶段也减少两年,以解决由毕业年龄过大所带来的社会及经济成本问题。随即,“中学学制减两年”这一关键词被推上微博热搜。
    
“减2再减2”对农村学子影响几何?

    石碧委员的提案一经媒体报道,便引来各方纷纷“谏言”。有人士就撰文称,从农村学生的角度指出中学阶段减少两年,会缩短农村学子唯一能努力的资本——时间。由于农村教育资源紧缺、教育设备落后,已经输在起跑线上的农村学子,只能用时间和自身努力填补先天不足,一旦在义务教育加高中阶段减少两年,容易造成寒门再难出贵子,农村学生很难考上重点大学,让他们看不到希望,也让农村的经济发展看不到希望。文中提供了2000~2010年北大农村新生仅占10%的比例数据,并呼吁提案应慎重。
    但在石碧的观点中,受教育时间的长度会增加经济成本,超出农村家庭所能承担的范围,选择减少“为通过应试考试而专门腾出的初三、高三”时间,不仅能减少经济支出,还能更好的让学生早点就业,创造经济效益,拉动农村、城市经济的增长。
    事实上,我国自1977年恢复高考后,那个年代考上重点大学的农村学子微乎其微。近些年,许多大山里渴望知识的学子在9年义务教育的普及下,走出农村考上高中、大学,走向城市,如若中学阶段减少两年,意味着农村学子必须提前两年结束课程。那么缺少机会、资源和知识输送的农村学子,未来道路在何方?
    广州某大学教育系相关教师表示:“对于农村学子的需求,国家可以在缩短学制的同时,配备相应的设备资源,加强师资力量,改善农村教育教学条件,从而起到双向促进的作用,所以对农村的孩子来说,这是一种更好的出路。”而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金焰则认为,“中学阶段减少两年”对农村和城市的孩子来说,时间及资金上的区别不大,只是学生上学时间固定,无法延长每日学时,因此只能给学生删减版教材,而对基础教育相对薄弱的农村学子来说,步伐落后问题可能更严重。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华西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院长侯一平此前在媒体采访中则表示了对石碧“中学阶段减少两年”提议的赞同,认为学制可改为小学5年,中学5年;全国政协委员,四川大学商学院院长徐玖平也表示,现在采取的现代化教学手段和教学改革,可以提高教学效率、降低教学成本,采取“5+3+2”的学制。同时提议应将一年的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不改变九年义务教育的时长。
    可是,在九年义务教育时长不改变的情况下,“减2再减2”学制实施就能将对农村学子的影响降到最低吗?仍有待进一步的商榷和求证。
    
与法定婚龄降至18岁异曲同工?“这是两码事”

    今年两会上另一热议话题便是人大代表、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黄细花建议的“修改《婚姻法》第六条,将男女法定结婚最低年龄定为18周岁”,与“中学阶段减少两年”相同,这一提案也在为年龄做考虑,也都是在为减缓人口老龄化做铺垫,那么这两项提议是否异曲同工?又是否可以相配套?
    “无论是哪一种提案,其实质都在于缩短人才输送的周期。”某高校资深班主任彭老师表示,“中学阶段减少两年”与“法定婚龄降到18周岁”的目的,都在于缩短人才输送的时间,为社会提供生产力,并延缓老龄化。同时,记者采访的部分人士认为,这两项提议可以捆绑实施。“就某种程度上来说,学制缩短两年,16岁上大学,18岁到达法定结婚年龄,配合得刚刚好嘛!”市民刘先生打趣地说。
    “这是两码事!”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金焰就此表示了截然相反的意见。他认为,法定婚龄降至18周岁是可行的,按人的生理发展来看,原定“女方20周岁、男方22周岁”的法定婚龄就国际标准而言,属大龄行列,国家可以调整《婚姻法》规定,降低法定婚龄。但学制缩短两年涉及到基础教育问题,不可相提并论。
    “两个提议没有因果关系。”金焰说,受教育程度越高,婚龄越晚,两个提议的出发点也许类似,但绝不可配套提议。
    
有争议?施教者态度保守 受教者则愿意尝试

    “对于缩短学制的问题,我还是持较保守的态度,一方面是心智问题,另一方面是基础知识的问题,这些都需要慎重考虑,不可儿戏。”广东河源市源城区某高中张老师说。该校另一王老师也表示了自己对这个提案的担忧,她表示:“教育时间长短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知识的积累,缩短中学阶段的教学年限,容易踩到学生的心理危险期,心智不成熟,无法理智面临选专业、上大学等大事儿,另外12年基础教育的规定,更重要的是培养了学生的性格。”
    有些受访教师表示,就教育者而言,缩短学制会增加有限时间内的教学负担,加重教学任务,不利于教师团队的长久建设,也不利于学生与老师之间的教学情感交流,老师们会因为学时问题删繁就简,只能挑选重点知识讲解,无法保证教学质量,还是需要谨慎思考。
    与教育者态度相反的是受教育者们,例如,网友暨囡就表示“确实应该少上几年,长大了才知道花太长时间上学”。同样也有网友认为“如果真要觉得学制长的话,小学太长了。”“我觉得可以尝试啊,一项提案的出现一定有其原由,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缩短学制未必不可。”正在备战高考的高三学生小天(化名)认为缩短学习时间,可以从侧面提高学习效率,也可节约教育教学资源,是个不错的选择。已经毕业的80后代表肖先生也对记者大呼“太有必要”,他认为“能早点上大学,早点创造经济效益是很好的!”
    据悉,此提案一出,短时间内的上万条评论便将“中学阶段减少两年”的提议推上热点,某网友在相关新闻报道下评论:“中国的学制实在太长了,强烈同意缩短学制,想想读完研都26了,缩短学制起码在学业上减少了啃老的时间。”但这一观点随即遭到部分网友的疑议,这种众口难调的舌战,在网络平台上愈演愈烈。
    
律师:缩短年限可因地制宜 不可强制

    对于各方争议,金焰表示,原定的“6+3+3”12年学制符合国际惯例,其他西方国家都采取这种制度。在我国的某些城市,小学6年改成5年有其必要性,小学6年时间过长,减少1年,影响不大,国家也可因地制宜,在较发达地区缩短小学教学时长。让学生早一年步入社会,为国家经济做贡献;另外在浙江、江苏等学生素质较好的地方可允许5年制、6年制小学共存,交给学生家长自行决定,不宜强制要求。
    金焰还从义务教育经费、学生压力及基础教育薄弱等角度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义务教育是国家拨专款的,现在减少两年,缩短幅度太大,虽说可以减少教育经费的支出,但这种形行为不是“节省”,而是“缩水”;另外将原有课程缩短到10年,还会增加学生学习压力,剥夺童年。“对于很多人来说,早毕业一年两年无所谓,但童年很珍贵;我们国家基础教育薄弱,特别是农村教育,农村的受教育权利不能夺。”
    此外,金焰还表示,初三、高三的教育任务相对轻松,对于大多数考生而言,初、高三是黄金突击学习时间,这段时间恰恰也是最能学到东西的时候。谈及提案中的“硕士、博士研究生阶段减少两年”金律师则持认可态度,他说:“当前我国学制头重脚轻,中小学基础教育应加强,本科学年可缩短1年,硕士、博士研究生阶段也可减少1~2年。”

分享到:
【期号:3043】【版面:B1】【作者:施冰冰见习记者|刘宝】打印本页
 
相关文章
招标投标 | 更多>>
· 【黑龙江】黑龙江省绿色… 2017-09-05
· 【北京】更正公告 2017-08-25
· 【四川】广元市市中心旧… 2017-08-09
· 【上海】东航国际广场(… 2017-08-09
· 【河北】31675部队工程… 2017-08-02
· 【上海】上海东航滨江中… 2017-07-26
· 【上海】上海东航滨江中… 2017-07-26
· 【陕西】亚洲开发银行贷… 2017-07-13
经济资讯 | 更多>>
· 稠州银行:来自市场,更… 2017-10-21
· 启明星宇治“霾”放大招… 2017-10-20
· 生态驱动:贵州经济增速… 2017-10-20
· 东方美谷,这里很上海 2017-10-18
· 宁波 :创建“一带一路… 2017-10-18
· 杭湾腹地急摇橹 不闻人… 2017-10-18
· 咸阳在砥砺奋进中书写追… 2017-10-18
· 2018年《中国经济导报》… 2017-10-17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 聘 | 网站广告刊例 | 广告刊例 | 招标公告刊例 | 订阅服务 | 版权声明 | 郑重声明 | 中国发展网 | 技术产品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10层
邮编:100053   网站电话:010-63691721    传真:010-63691390
Copyright 中国经济导报网  京ICP备0905100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372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举报投诉email:xwddwyh@126.com
技术支持:北京紫新报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